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总访问量:252423 今日访问量:27
新闻动态

媒体新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新闻

业内人士解读:木里森林火灾为何一定要救?

发布时间:2019-04-03    浏览次数:288

王成栋/川报观察

川报观察4月2日消息,4月2日中午,四川凉山州木里县森林大火基本得到控制。同日,四川森林消防总队派出250人增援火场。
       那么,四川森林防火形势到底如何?又为何要派人进山扑救?国外应对之法如何?我们的扑救队伍专业吗?带着疑问,川报观察记者走访了多位业内人士。
       四川防火形势有多严峻?
    “四川是全国森林防火重点区。”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资源站副站长李海林介绍,四川现有森林面积2.8亿亩,森林覆盖率为38.83%,森林面积居全国第四。
       按照《全国森林防火规划(2016-2025年)》,全省有35个县市区和81个县市区分别被国家列为森林火灾高危区、高风险区并实施重点治理,占全国的7.39%,其中森林火灾高危区县市区占全国的23.18%。特别是,四川森林资源集中分布的川西高原和攀西地区,为干旱河谷、干热河谷广泛分布区,防火形势更严峻。以凉山州为例,该州共有17个县市,其中有12个被纳入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与之相对,也有12个县市为国家一级火险县。每年冬季至第二年汛期来临之前,都是重点防火时段。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统计,仅以2016年为例,全省发生森林火灾263起,其中2月至4月,共计发生209起,占据全年总数近8成。
      为何扑救而非放任燃烧?
       生命最宝贵,但森林火灾是不是就不该派人扑救,放任燃烧?
       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办公室张副主任已从事森林草原防火工作十多年,他表示,在森林火灾中,扑救是世界主流,我国也以管控火源并“打早、打小、打了”为应对森林火灾的指导方针。
       为何扑救是主流?全世界看,大火带来的不只是生态损失,更会对林区周边城镇和人民的生命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已退休的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火指挥部老干部龙先生说,我国居民居住区与林区也大多犬牙交错,一旦火势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张副主任介绍,以木里县为例,森林覆盖率达67.3%,活立木蓄积量占全省的10%、全国的1%,以县为单位居全国之首,且集中连片。人员失联发生时,火势尚未得到控制,蔓延速度极快,“火场附近有村镇,烧下去不只林子没了,老百姓也要遭殃
       国外也有类似案例。2018年11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比尤特县天堂镇(当地为地中海型气候,冬季干燥高温,与木里县类似)发生山火。即便当地政府全力应对,但最终仍有86人罹难、200余人失踪,财产损失不计其数。
    “木里火灾区域为原始森林,如果火势蔓延到集体林区,还要毁坏老百姓的财产。”前述张姓负责人介绍,全省77.84%的森林面积都位于贫困县,森林就是当地农户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而木里县正是国家级贫困县。
      国外是否就是任由山火蔓延呢?“我在巴西、美国和欧洲都接触过森林火灾应对课题,也听说过不少因为扑救而导致人员伤亡的事故。”龙先生介绍,森林火灾防控一直是世界性难题,总体上有两派观点:放任燃烧和人工干预(扑救),但具体执行中还是以疏散平民、积极扑救、设置隔离带三大举措为主。无论在哪,疏散平民、管制交通、派遣人员干预都是当地政府的第一反应,因为只要灭了明火就意味着扑救成功了一半。
      那为何不设置隔离带?受访专家均表示,设置隔离带有前提,就是火场要距离定居点、城镇、交通干线较远,且扑救人员有充足的时间砍伐树木、清除地表可燃物。“这也是火实在没法打灭时的选择。”张副主任介绍,砍伐隔离带一般在火线蔓延正前方、地势相对平坦、风力相对较小、可燃物相对较少、森林稀疏、宽度尽量较大,一般40米至60米,个别的甚至上百米以上,砍伐出来也需要数小时甚至数天。
    “我参加过2015年甘孜州雅江县森林火灾扑救,当时那里是树冠火,蔓延得快。我们砍伐隔离带时,火场距我们起码还有四五公里,数百人轮流干,刚弄好隔离带,火就到面前了。”龙先生表示,木里森林火灾为地表火,林下可燃物较厚,火场山势陡峭,隔离带作业极为困难,“我看了视频,起码山坡坡度起码五六十度,作业难度太大了。”
      参与扑救的人员专业吗?
       机构改革之后,原武警森林部队移交给应急管理部门。在四川,各地还依据实际组建本地扑救队伍。此次木里县遇难者中,27人为森林消防人员(隶属原武警森林部队西昌大队),两人为林业职工,一人为地方扑救队员。武警消防人员专业性自不必说,须经过专业培训才能参加扑救,经验尚浅者,多数在火场只从事火场值守、烟点清除工作。“其他的我不敢讲,攀西地区扑救队,专业水平没得挑。”张副主任介绍,凉山州12个一级火线县的地方扑救队员,均在18周岁-55周岁、初中以上文化本地劳力中选聘,每年集训和在岗半年。多年来,四川扑救森林草原火灾,凉山州扑救队员均参与其中。如2018年,凉山州当地扑救队就曾支援过甘孜州雅江森林火灾扑救工作。“即使这样,谁也不能保证百分百安全。”张副主任表示,直面火灾,意味着扑救人员就要直面风险。特别是,山区多变的风力。
    “我们有句话叫做‘十火九风’,也就是森林大火中基本都伴随有大风。”龙先生说,四川地形崎岖,这些山风、谷风在日落前后会受到光照、海拔带来的温差变化影响,突然风力大增、风向骤变,火势随之反复、蔓延,“最夸张的一次,我在雅砻江边上,见过大风把火球吹了四五公里远,而且一旦烧起来,火场中心温度有两三千度,再专业的消防员、再好的设备也没用的。”
    2013年6月28日,美国亚利桑那州亚内尔山发生一起雷击引发的森林火灾。与木里县火灾类似,在扑救过程中,一支20人的扑救队伍遭遇风向转变。即便扑救人员动用了防火帐避险,但全队20人中除了那名因为观察火情提前离开者,剩下19人无一生还。


服务热线
010-53258915

bjzdha@126.com